当前位置: 首页  >  调查研究

气候变化与草原牧民生计研究

2017年10月24日   信息来源:内蒙古自治区经济信息网
A+ A-

  摘 要:气候变化已经触及草原牧民的生计,这种情景促使我们开始研究气候变化对草原牧民生计的影响。本研究采用了社会学研究与经济学研究相结合的方法,同时也贯通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有关内容。研究结果表明,气候变化对牧民既有正面影响,又有负面影响,以负面影响较大,主要表现在:

  (1)气候变化已经对牧民生计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牧民仅是在对草场变化和饲养成本上有一些感觉和认识。气候变化给草场植被带来危害,可食饲草减少,饲养成本相应地提高。饲养成本的提高必然导致家庭收入减少,因而对牧民生计的正常发展形成了阻碍,牧民生计受到冲击。

  (2)气候变化对饲养牲畜的生态环境产生了影响,导致牧民脆弱性增强。气候变化导致草和水的环境变化,雨量减少,自然湖泊水源干枯,地下水流下降,牧民到处寻找水源,不仅人畜饮水成本上升,同时致使牲畜体质下降,抵御灾害的能力减弱,遇灾牲畜死亡量增加。

  (3)气候变化对游牧文化产生影响。牧民收入差距增大,牧民社区互动受到影响,牧民脆弱性的表现也在增加。随着畜牧业生产制度的变迁,以及人为因素导致经营畜牧业生产方式嬗变。以游牧生产方式为核心的游牧文化逐渐地消失。新的网围栏和圈养生产方式的引进,一方面,致使牧民以前应对气候变化的办法开始失灵,牧民必须重新想出新的办法来应对气候变化,应对气候变化提高了家庭产生成本,这是不以牧民的意志为转移的。另一方面,由于牧区每个家庭承包的草场是不同的,尤其是不同区域的牧民所承包的草场更不相同,还有承包草场的类型也不相同,载畜量也就不同,因此形成不同区域牧民收入的差距,所以以草定蓄将会促成部分牧民贫困户的诞生。

  (4)极端天气影响着牧民健康。由于生产成本的增加,导致应对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劳作增加,而劳动强度增大,天气变化冷暖无常,形成贫困,导致牧民疾病增加,严重影响着牧民的身体健康。

  (5)气候变化对牧民生产生活也产生一定正影响。一是,牧民为应对气候变化的自适应意识和能力也不断增强。例如为适应气候变化改变饲养牲畜的品种,饲养一些对草原植被破坏较小、生长较快的牲畜。从实际经验来说牧民认为本地羊应对气候变化是强者,但杂交杜蒙羊其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也不次于本地羊。二是,气候变化对牧民生计也有正面影响。牲畜不喜欢寒冷的天气,温度下降,牲畜自身的热能就要不断增加,此时必须进补更多的饲料才能保证热能的供给。气候变暖减少了春天的雪灾,对接羔保畜很有利,减少了牲畜的损失。

  在总结气候变化对牧民生产生活影响,以及研究牧民的自适应措施后,提出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对策建议:

  以水定牧,合理利用现有水利资源,政府在水资源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要出台有利于牧民生计的措施,研究牧区储水的新办法;在条件较好草场同样支持牧民实施转移,创造条件支持愿意到城镇居住的牧户,设专项资金解决此类问题;在锡林郭勒盟和呼伦贝尔市建设高标准牧场,应对气候变化和保护游牧文化的传承;酌情处理应对气候变化和牧区转变生产经营方式的工作;根据气候变化的状况,努力把扶贫工作与应对气候变化结合起来;建立因气候变化形成的自然灾害补偿机制;做好因气候变化引发的牧民疾病的预防和治疗工作;组织和改善牧民合作社,增强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

  关键词:气候变化;草原牧区;牧民生计;影响;适应

  1 引言

  1.1 背景和方法

  气候变化已成为不变的事实。根据气候变化原因和影响,不仅有气候、水利、农业、生物学、人类学的专家们在关注此事,现在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的专家们也开始审视气候变化对自然和人类的影响。气候变化也就是气候不断变暖,极端天气增加,它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似乎不用质疑的结论是对自然和人类导致危害的观点占了上风。当然内蒙古草原上的气候变化也毋庸置疑,内蒙古气象专家用图表的形式显示了近45年内蒙古草原气候变暖的情景,这不外乎让我们知道,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民与气候不断变化也有着直接的关系。

  近年来,气候变暖已逐渐被人们所认知。气候变化不仅成为政府关注的问题,也开始成为生活在北方草原牧民所应对的问题,因为草原是牧民赖以生存的环境,是牧民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地方。气候变化必然会对草原自然环境带来哀喜交并的效果,尤为是对草原植被和水的环境影响更为明显。由于气候变暖,极端寒冷的天气在逐渐减少,曾经牧民在寒冷冬天时常穿的保暖毡疙瘩不见了。真正的气候变化对牧民生计的影响,主要在于自然灾害,频繁的干旱、虫害致使草原产草量减少,极端天气还增加了牲畜死亡的数量。这些自然灾害的结果使草原牧民生计困忧,从而导致人们开始关注产生灾害的原因。牧民是草原上经济活动的主体,牧民家庭是基本决策的单位,他们对草原生态环境的认知,直接影响着草原生态的安全。正是草原气候的变化对自然条件影响带来的后果对牧民生计产生了影响,为此,必须检讨草原脆弱性和适应气候变化的应用对策。至于气候变化的原因、数据及应对的措施,国内外专家已经取得了相应的研究成果,正是在汲取这些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利用内蒙古气象数据及调查选择点的气侯变化状况参数,暂且忽略人为影响草原生态的原因。

  本项目主要目的:一是,对草原牧民生计及应对气候变化的相关政策、立法和机制进行梳理和回顾;

  二是,开展牧民脆弱性与适应能力调研,了解气候变化导致游牧文化与制度变迁问题、生态移民问题、草原牧区牧民的妇女和老龄化等问题,了解牧民现有的适应措施、适应意识及适应能力,挖掘牧民历史文化发展中的智慧;

  三是,利用社会学和混沌理论分析气候变化对牧户生计的影响,包括影响的程度和未来发展;

  四是,面向牧民的需求,提供富有可行性和可操作性的生产经验及生活智慧,提出帮助牧民增强适应气候变化的意识和能力;

  五是,提出内蒙古牧区牧民适应气候变化、减缓贫困的具体对策;

  本章主要利用社会学研究方法,该方法有定量、定性两种方法。定量是用于研究那些能用数字度量的变量、行使研究的方法。例如:针对气候变化对草场亩数和牲畜数量的影响、测定牧民的生计问题,具体有问卷调查方法的运用。而目前还有计算机操作、变量操作化、内容分析、量表测量以及统计分析等定量研究。

  定性是用于社会相互作用的研究,以准确的形容词语形式来描述现实。例如,以深入访谈、座谈会、个案研究、现有统计资料分析、传统社会调查方法等。问卷设计、访谈、抽样这三种技术,实际上反映着调查方法的普遍性以及研究者对社会调查方法的熟悉性。

  考虑到构建气候变化对牧民生计的影响,是一个自然学科和社会学科相互结合的研究过程,因此,所搭建的框架必须建立在两个学科的基础理论上,但是完全依靠概念和经验进行研究是行不通的,这就涉及其内在的几个问题:一是,气候变化与牧民之间行为活动的内在逻辑关系;二是,从气候变化的视角研究牧民生计与其他因素影响的不同;三是,从气候变化中寻求牧民应对的措施,已达到解释对牧民的影响程度。探讨这些问题就要有一个明确的线路图(见图321)。首先,探讨气候变化与牧民生计的基本关系。气候变化引发的灾害导致对牧民生计的影响,主要是草原、牲畜、生态环境。草原是原生体,牲畜是转化体,生态环境是总承载体。其次,气候变化由于对草原、牲畜、生态环境影响,是制约牧民生计的内在原因。其三,对牧民实际调查。为了得到牧民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项目通过研究提出对策建议。

  

  在项目中,主要采取深入访谈、座谈会、个案研究、现有统计资料分析、“传统社会调查方法”等方法开展研究。利用问卷设计、访谈、抽样这三种技术,入户对牧民进行调查。

  其次还有几种具体操作方法:一是实验法,用于检验关于两个变量之间关系的研究;二是观察法,对社会相互作用进行观察,并作出记录,它可以在实验室进行,也可以在实地现场完成;三是比较分析,对一个以上社会制度相互之间进行比较研究。

  利用混沌理论进行佐证研究。创立混沌理论的著名气象学家洛伦兹说:我用混沌这个术语来泛指这样的过程,它们看起来是随机发生的,而实际上其行为却由精确的法则决定。混沌系统是指,敏感地依赖于初始条件的、内在变化的系统。对于外来变化的敏感性,本身并不意味着混沌〔1〕。该理论揭示了一系列混沌运动的基本特征,如确定性、非周期性、对初值的敏感依赖性、长期行为的不可预测性等,并发现了第一个奇异吸引子———Lorenz吸引子,为混沌研究提供了一个重要模型〔2〕。以气象学为例,天气从来不会是一成不变的,从不会有一模一样的天气。我们对一周以上的气候基本上是无法事先预测的,有时12d的预报都会产生错误,但我们却能够了解和解释各种天气现象,能够辨认出像锋面、气流、高压圈等重要的气象特征。一句话,尽管我们无法对气象做出完全的预测,但气象学却仍不失为真正的科学。〔3

  通过以上研究方法和理论来探讨气候变化与草原牧民生计的问题,真实有效地反映气候变化对牧民生计的影响,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措施。

  1.2 研究区范围

  在本项目中,选择了两个调查点作为主要调查对象。一是锡林郭勒盟的锡林浩特市和多伦县;二是乌兰察布市的四子王旗。

  选择这两个调查点主要有如下几个原因:首先,这两个点是内蒙古纯牧业生产区域,其游牧文化已有多年的历史,牧民居住分散,草原类型各有特点;其二,这两个点都有气象部门设立的气候观察点,对项目有很好的气候资料的支持;三是,这两个地区气候变化引发的自然灾害也不尽相同,极端天气引发的自然灾害基本都存在。为此,选择的这两个点具有内蒙古草原类型的普遍性和特殊性,能够很好地支撑本项目研究内容。

  这两个点的草原类型各不相同,锡林浩特市周边以草甸草原、典型草原和沙区草原为主,可利用草场面积2068万亩(13786.67km2)。多伦县位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南部,浑善达克沙漠南端末梢,阴山山脉东端坡北,草原属于草甸草原和典型草原相间类型,有413万亩(2753.35km2)草场。四子王旗位于内蒙古高原中部,境内地形较为复杂,丘陵起伏,平原相间,主要由南部低山丘陵和北部层状高原两大地貌单元组成,属中温带季风气候。草场以半干旱和荒漠化草原为主,天然草原面积为3214万亩(21427km2)。

  2 应对气候变化相关政策及研究状况的梳理

  各国研究气候变化的学者们从20世纪初就开始研究相关内容,苏联自然地理学家在1922年撰写了《气候与生命》〔1〕,阐述气候变化对生命影响的独特观点。还有学者研究气候变化对畜牧业的影响,如《气候变化适应和缓解措施对驯鹿放牧影响的研究报告》认为, “放牧(牧业)是全世界低产生态系统民族和居民的谋生战略。据估计,牧业用地占世界陆地面积的25%,产肉占世界肉类产量的10%。驯鹿是北冰洋区域最主要的牲畜。由于土地压力、生态退化和气候变化,驯鹿正在逐步消失,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尤为严重。”〔2〕联合国气候大会2007年巴厘会议〔3〕指出:今日最新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现阶段人类的一些活动已经表现出适应气候变化。(例如),众所周知,畜牧生产是内蒙古经济的关键。一项有关畜牧生产的研究表明,气候变化已经影响到了内蒙古的畜牧生产。从1980年到2001年这20年间,绵羊、山羊和牛的平均重量分别下降了4kg、2kg和10kg,同时,羊毛和羊绒的产量也有大幅下降,据模型预测,从现在到2080年,气候变化会导致包括北部沙漠地区的温度一直上升。在同一时期,由于对于温度的应激反应,母羊的重量在夏季预计会下降50%。到2080年,内蒙古适合放牧的牧场将会从现在的60%减少到20%左右。气候变化会导致气候从干旱升级成一种名为“dzuds”的天气现象———突然大范围、长时间的降雪导致动物难以进入牧场。从1999年到2000年,由于“dzuds”的影响,牧民们失去了四分之一的牲畜,使得内蒙古政府不得不请求国际援助。现在,一套针对牧民的保险制度和风险基金正在开始实施,以减轻气候变化对于牧民的影响,同时,对于极端天气的预报能力也有所提高。其他的措施也正在实施中,例如恢复传统的牧场管理模式,在平原植树,灌溉草场土地以及为动物建立庇护所等。

  我国学者也开始注意气候变化对农牧民生计的影响。张继焦〔4〕认为:不少牧民反映,由于生态环境恶化,尤其是草质变差和鼠害增加,牛羊吃不饱,不爱长膘,空胎率高,现在养牲畜很难。生态环境恶化的直接受害者是当地牧民,我们不能只是注意到生态环境恶化本身,而应该以当地牧民为中心来关注气候变化对生态环境影响的问题。谭英、奉志伟、牛宝亮、潘学标在《气候变化背景下的农牧交错区村民认知与应对行为调查分析》〔5〕中指出:气候变化与气象灾害对农牧民生计的影响程度加剧,农牧民预防和应对气象灾害的能力差。潘学标还认为:北方草地畜牧业地区的气候变化,直接导致草地植物的物候期出现变化,并引发多种问题。在全球气候变暖的大背景下,草地植物物候期出现变化,其生物量在空间和时间上的差异变大。气候干暖化导致草地生态系统退化,同时会使草地的生物多样性下降、生物量减少、覆盖度降低,从而使草地沙化加快,甚至成为沙尘暴的沙源地。同时,草地生长量的减少使得其载畜量也下降,间接导致牧民的收入水平下降。此外,一些极端气候事件的产生对饲草供给和牧畜产生双重影响,还可能导致“白灾”和“黑灾”及沙尘灾害的增加。〔1〕韩颖在《内蒙古典型地区牧户气候变化感知与适应的实证研究》〔2〕的报告中讲到:牧民对气候变化,特别是对降水变化的感知与实际的降水趋势可能有所不同,这是多种原因导致的。旱灾不仅仅是降水量减少所导致的。

  从上面获取的一些研究成果来看,气候变化已经触及草原牧民的生计,这也使得我们了解气候变化对草原牧民生计的影响有了一些初浅认识,同时也贯通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有关研究内容。

  3 气候变化与游牧文化和牧业生产制度变迁的关联

  在内蒙古草原区域游牧生产方式是游牧文化的基础。游牧文化是指以游牧生产方式为基础组建的各个家庭物质和精神文化的总和,是随着每个游牧家庭的延续逐渐发展起来的。其家庭文化有着较稳定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生活习俗及为人处世相互沟通的原则,既包括围绕生产方式形成的衣、食、住、行等物质生活文化,也包括文化生活、爱情生活、伦理道德等精神文化。蒙古族游牧家庭是通过婚姻结合之后形成的,包括许多内容,即家庭的组建、家庭习俗、家庭教育、对老人的赡养、邻里关系、家庭的饮食、家庭环境卫生、家庭成员的服饰、家庭的设施、家庭装潢、家庭气氛的营造、家庭的经济管理、家庭的民主平等、家规等。这些蒙古族游牧家庭文化与  游牧生产方式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游牧生产方式的转变,必然地引起游牧文化的变迁。

  游牧文化是在游牧生产方式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的。一旦草原牧民脱离了游牧生产方式,其游牧文化的内涵也随之而被溶解,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游牧生产方式不是以破坏自然生态循环去供给人类生活的生产形式,而是利用自然环境的生态特点,饲养牛、马、骆驼、羊(山羊)的一种生产活动,是主动融入生态自然循环过程,实现给予自己的生产方式。而牧民正好利用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游牧生产方式,形成了独特的游牧文化。

  在20世纪50年代,牧民开始组织互助组和合作社,生产资料所有制方式发生了变化,牲畜是集体的,饲养方式仍由各个牧户负责,但草场由集体划分为若干个区域,游牧只能在自己所属的集体草场上进行。各公社的牧场基本固定,牧场分冬、夏两个营盘。一些牧民家庭开始用土坯建筑房屋,房子内部建造与内蒙古农业区的房屋相同。屋内都有一个用土坯搭建的炕,炕大多是依西墙而建,也有依北墙建造的。这些房子一般盖在冬季放牧的营盘上,夏营盘居住仍然是移动的蒙古包。到20世纪70年代,很多地区夏营盘也有了固定的房屋。进入20世纪80年代,草原上开始实行草场和牲畜承包责任制,牲畜由各个牧户饲养。

  气候变化导致干旱、形成草原退化,致使散养、分季节轮牧制度转变成舍饲圈养制度。内蒙古人民政府办公厅在2002年根据草原生态的状况颁布了《内蒙古自治区关于贯彻落实西部大开发政策措施有关情况的函》(内政办发[200283号),在文件中确定了“在牧区推行牲畜‘舍饲圈养’、‘生态移民’等保护草原的成功经验和措施”,从此内蒙古草原牧业生产制度发生了变化。据内蒙古有关气象专家确认,1999年以来,内蒙古持续干旱,有6年内蒙古平均降水量少于多年平均降水量的20%以上。2010年,夏季降水量为近50年来最少,气温为近50年来最高,导致有85%测站发生不同程度的旱情,大面积农作物生长受到影响、部分草场发生蝗虫灾害。一些旱区甚至出现了草原不见绿色,牧业生产受到严重影响。2010年,四子王旗境内没有一场有效降雨,一些地区的干土层已达到了30cm以上,土壤湿度不足4.0%,处于严重失墒状态。据四子王旗农牧业部门统计显示,干旱导致四子王旗90%的草场面积受灾,三分之一的草场未返青。严重的干旱导致草原变成赤地,草场上没有草供畜群采食,地表水下降。到了21世纪初期,由于气候变化和人为的因素使得草原退化,为了保护草原生态,草原上进一步实行了季节性禁牧和“围封转移”等管理措施。随着这一系列牧业生产管理模式的变化、居住房屋等生活环境的改变,游牧文化的特征开始变迁、由于本项目只从气候变化所引起的变迁给予切入,为此,在这里就不做人为因素引起变迁的描述,只是从气候变化的视角加以研述。

  牧民认为,气候变化对游牧文化传承有一些影响。他们说,草原民族文化是根据草原气候和环境而形成的,是在特定生产生活的环境下发展而来的,是游牧制度的延续。然而,现在气候的变化和制度的变化同时进入草原。草原牧场制度的变迁使得游牧转为定牧、圈养,游牧文化正在逐渐消失。气候变化导致草原干旱不断出现,致使草场植被发生了变化。有些区域的牲畜可食饲草在减少,有害草本在生长,而又不能用游牧的方式躲避灾害的来临。这些都是影响游牧文化传承的因素。有人说,只要草原的环境没有变化,文化传承就没有问题的。至于草原环境发生变化了吗?说没有变化是不真实的。变化有多大?ACCC项目的其他课题都有相应的结论。

  但有一点我们可以解释,过去(1980年以前)游牧能够应付气候变化,因为当时牲畜是集体的,牧场是公用的,可采取游牧生产方式。游牧就是适应气候变化或随其自然而形成的一种生产方式,牧场可分为冬、夏营盘(或四季营盘),可根据气候冷热倒换牧场,还可以遇到这片草场有灾情了,再转移到其他草场上,以此应对气候变化。而现在,生产制度的变迁,使得这种生产方式发生了变化,牧场被划分为个人使用权范围,每户人家必须在自家的草场上放牧,而自家草场面积大多都是600亩至10000亩不等的范围内,根本不够倒场的面积。况且,很多牲畜在一块草场长期放牧,容易形成草原沙化,所以只能圈养,导致游牧生产方式逐渐消失。这与气候变化有关系,但也没有太大的关系。总之,草场变小了,与气候变化就有关系了。

  由于牧业生产制度的变化,牧业机械已成为游牧生产不可或缺的设备。现在牧业机械成为牧民抵御不良天气的基础装备设施。通过牧业机械,能够储存大量的饲草,能够运输大量的饲料,确保旱灾和极端天气不对牲畜影响。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牧业机械有迪尔654拖拉机、纽荷兰560捆草机、小四轮拖拉机、打草机、割搂草机、KLAAS小方捆捆草机、固定作业高密度打捆机等,主要应用于割草、搂草、捆草、饲草料粉碎加工等。由于这些机械投资较大,而自家使用率不太高,所以牧民自家拥有大型机械的很少,这些机械主要由牧民专业合作社统一经营管理,例如: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宝力根苏木白音淖嘎查农牧机服务牧民专业合作社成立于2007年,8户牧民分别以资金、机械、草场作为股份入社;拥有迪尔654拖拉机1台、纽荷兰560捆草机1台、16台小四轮拖拉机、15台打草机(其中,有4户享受购机补贴4.28万元,购置机具10台);入社草场3万亩,雇赁草场6万亩;统一作业,统一销售,实现毛收入16万元,纯收入10万元,户收入均较入社前单独经营增加50%。〔1〕宝力根苏木那仁宝力格嘎查82户牧户集体推选牧民特古斯毕力格为嘎查诺明塔拉草业协会会长,协会去年贷款17万元,买了打草机、拖拉机和捆草机,成立了打草服务队,不仅为本嘎查,也为外嘎查提供打草服务,为牲畜过冬提供饲草。诺明塔拉草业协会采取合作社联户经营方式整合草地资源,现在入社会员72户、387人。打草捆草后,按打草成本价分给牧户。〔2〕有了这样的合作社,大大增强了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

  4 气候变化与牧民脆弱性

  在20世纪以前草原气候也有变化,可是这并没有让草原牧民们担忧。他们说草原气候变化无常是正常的,而且过去对草原气候的变化早就有了自己应对的办法,就是游牧方式。进入有气象资料记载的时期,气象资料显示内蒙古草原气候正在逐渐变暖。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草原牧民对气候变化没有太多的感觉,随着畜牧业生产制度的变迁,人为因素导致经营畜牧业的生产方式的嬗变,游牧生产方式的逐渐消失,新的网围栏和圈养生产方式的引进,致使牧民以前应对气候变化的办法失灵。由于在新的生产方式的环境下,应对气候变化的办法失效了,牧民就得想出新的办法去应对,可是同时,牧民脆弱性的表现也在增加。

  牧民在气候变化面前的脆弱性。从切入的内容来看,第一因子是气候变化引起的事端(灾害)———从而对牲畜生长产生了负面的作用,结果对牧民生计造成影响。也就是说,本项目必须根据第一因子找出引起牧民脆弱性的根本原因。气候变化—降雨量受到影响—草地植被受到影响—饲草储藏受到影响—牲畜生长受到影响—牧民收入受到影响—牧民生计受到影响。从这一系列的过程,似乎可以看到气候变化对牧民的影响。这就促使我们必须收集牧民脆弱性的事实,才有可能利用评估来知道气候变化对牧民脆弱性影响的结果。

  关于脆弱性,伦敦大学生命周期研究小组的Moran、Caroline等几位教授就认为,脆弱性与“贫困”的不同之处在于,“贫困”常常是静态的,而脆弱性则是动态的。脆弱性框架关注的研究重点是穷人抵抗风险和损害的资产能力。但无论是自然区域还是某一社会群体,无论是某一自然要素还是单个的生物体,脆弱性都包含有三层含义:第一,它表明该系统、群体或个体存在内在的不稳定性;第二,该系统、群体或个体对外界的干扰和变化(自然的或人为的)比较敏感;第三,在外来干扰和外部环境变化的胁迫下,该系统、群体或个体易遭受某种程度的损失或损害,而且是难以复原的。

  根据上面针对脆弱性的描述,首先找出气候变化对牧民脆弱性影响的一些如下线索。

  (1)草场生长情况(生态资源、水资源、草场面积);

  (2)牲畜体质(遇到灾害的承受能力)和生长速度;

  (3)改良,牧户生产设施建设;

  (4)出栏时间,市场行情(成本,出售状况,其中:自售,还是集体或非政府组织出售等);

  (5)道路。

  4.1 气候变化对草原的影响

  “气候对草原生态系统的影响,不仅包括生物复合体,还包括各种自然因素的复合体,即环境诸因素。内蒙古土壤带状分布特征就是在气候系统各组成要素的长期作用下形成的。内蒙古土壤带的分布与雨量线的分布基本一致,都是沿东北西南延伸。这也表明了土壤带的形成与气候生物过程有密切关系。虽然牧草的生长状况与光、热、水等气候因素皆有关系,但降水条件却是内蒙古草原牧草生长的主要限制因子。而作为草原生态系统初级生产者牧草的生产量,又构成和决定了下一级消费者和分解者的生产量。因此降水量就成为内蒙古草原生物量的主要决定因素。”〔1〕正是因为气候对草原的影响不尽相同,就出现了各种类型的草原类型。

  (1)草甸草原。以呼伦贝尔市中东部草原为代表,其年降雨量为350500mm,年平均气温为-4.4℃~3.2°C,这是内蒙古最湿润的地区。年湿润度大于0.43,土壤以黑钙土、暗棕土壤、黑土和灰色森林土为主。其生态系统的建群物种是中旱生和广旱生的多年草本植物,特点是群落茂密高大,生产力较高,平均产草量大于3000kg/hm2

  (2)典型草原。以锡林郭勒草原为代表类型。其年降雨量为200400mm,年平均气温为-1.06.1°C。湿润度为0.20.4,土壤以栗钙土、栗褐土为主。典型草原生态系统的建群物种是旱生密丛草本植物,草高参差不齐,一般在1015cm,平均产草量15003000kg/hm2

  (3)荒漠草原。包括锡盟西部、乌盟(现乌兰察布市)北部、巴盟(巴彦淖尔市)大部及鄂尔多斯市西部。该区年降雨量150280mm,年平均气温为2.67.8°C,湿润度为0.120.2,土壤为棕钙土。生态系统的建群物种由强旱生、丛生小禾草组成,草丛低矮稀疏,草高不到20cm,地面覆盖度不足20%,生产力较低,但牧草质量较好,平均产草量10001500kg/hm2

  (4)沙化荒漠草原。包括巴盟西部及阿盟东部和南部,年降雨量为100200mm,年平均气温为4.08.2°C,湿润度0.090.12,,是草原中最旱的类型。土壤为灰漠土、风成沙土和部分棕钙土。生态系统建群物种以半灌木和小禾草为主,生产力低,年均产草量5001000kg/hm2

  (5)荒漠区。主要是阿盟西部和西北部,年降雨量不足100mm,湿润度小于0.09,土壤为灰棕漠土。该区几乎没有植被,在偶尔降雨之后可见一些速生短命植物,在一些季节性水源可以到达的地区有耐旱灌木顽强生长着。〔2

  由于草原类型的不同,产草量也会不同,于是牧民应对气候变化的情况也就有所区别,在储草方面就有较大的区别。对荒漠化草原上生存的牧民,储草量要高于典型草原和草甸草原。因为草场的载畜量不同,草的生长高度和密度都不相同,所以典型草原正常气候变化下的饲养能力要高于荒漠化草原。可是,在同样干旱的情况下,荒漠化草原的抵御能力高于典型草原,这主要是草场上生长草的类型不同,这就使得在干旱的情况下,草甸草原和典型草原弱于荒漠化草原抵御干旱的能力。

  近年来,草原气候逐渐变暖,可是对“草原生态类型区域的划分影响很小。草原的生产力每年都随着气候的变化而变化。近来年,内蒙古草原生态系统出现向好转化的事实表明,气候增暖和降水增多对内蒙古草原生产力的提高是有利的。”〔120世纪80年代初,草原上把原本广阔的游牧区域划分为若干个小的放牧区,放牧区改变成一家一户所属的狭小草场,致使牧民的放牧范围缩小,导致牧民利用游牧躲灾的可能性减弱,增加了遇灾的脆弱性。

  原本游牧生产可以随天气变化利用各种类型的草场。由于草场分隔到户,因此牧民只能根据自家草场自然生态的特点来放牧。牧场分隔后属于个体家庭使用,每户的草场也不尽相同,多的每户可以承包5000多亩草甸或典型草原,少的只有600亩左右。荒漠化草场使用情况也截然不同,多的达到10000亩,少的只有600亩左右。

  4.1.1 干旱对草原的影响

  干旱是自然气候中最为重要的问题之一,它直接影响着自然界生物的繁殖和成长,威胁着各种动植物的生存环境。内蒙古有13的草原面积为干旱、半干旱地区。有时候干旱的影响几乎遍及全草原。旱灾可谓是草原最大的灾害之一。事实上,干旱drought和旱灾droughtdisaster是两个不同的科学概念。干旱是指降水量的持续偏少,它是一种自然现象,因而干旱本身并不是灾害。只有当干旱对人类的社会经济活动造成破坏时,才会产生干旱灾害。〔2

  草场由各牧户分散经营以后,草场载畜量就与牧民生计有了直接的关联,然而气候条件又直接与载畜量有着密切的关系。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主要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一,是降雨减少形成的旱灾;二是,旱灾形成使得植被覆盖率降低,植物种类减少。例如:据内蒙古水利厅介绍,从2010年冬天以来,内蒙古大部分地区降水偏少,土壤失墒严重。〔3〕内蒙古受旱面积为2585万亩,其中重旱925.5万亩。牧区受旱面积21万km2,有80万人、286万头牲畜饮水困难。水库蓄水12.7亿m3,干涸197座。366条河流断流,4.1万眼机电井出水严重不足,抗旱形势严峻。其中,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以及二连浩特市部分草原牧区出现干旱引起的狼针草灾害,羊群由于无法觅食开始出现死亡现象,牧民生产遭遇严重问题。〔4〕由于草场干旱导致原本优质的狼针草发生了提前出针的现象,刺伤羊群,造成有草不能食的怪象,从而使得草场载畜量当年锐减。

  草原牧区每个家庭承包的草场的类型和面积都互不相同,尤其是不同区域的牧民所承包的草场更不相同,形成承包草场的类型是千差万别。正是因为气候干旱导致草场载畜量的不同,也就形成了不同区域牧民收入的差距,所以以草定蓄有时候可能促成部分的牧民贫困户诞生,因此,以草定蓄必须在解决牧民另有其他收入的基础上才可实施。草原载畜量的测算(没有考虑干旱的影响),是根据草原的类型来计算,然而不同类型的草原确定了载畜量后,并不一定这块草场的载畜量就一成不变的。由于气候的变化,遇到干旱或极端天气,草的生产量就会减少,自然载畜量就会下降;遇到风调雨顺的年份,草生产力好,载畜量就会增加。另外,在同一块草场上,也会遇到东边下雨,西边不下雨的情况,同样的草原类型,可能草原的植被也会出现长势不一样的情况。因此,不管是哪块草原,都不能机械地确定它的载畜量。这里还存在载畜率和载畜量不同的问题。载畜量是衡量草场生产能力的指标,通常是指放牧期内单位面积草场所能放牧牲畜的头数。即

  载畜量=载畜率×放牧制度×地形×降雨量

  超载补助不能一视同仁,最少可分为两种方式给予补助。一是,按草场植被或不同类型草场,分等级进行补助,一类、二类、三类分别按1.5元、3元、4.5元(草甸或典型草原为一类;荒漠草原和荒漠化草原为二类;荒漠区为三类)。二是,按家庭草场承包亩数给予补助(第二次承包之后,进入嘎查的牧户按1.5元补助,家庭亩数在6000亩以上的按1.5元补助;家庭牧场在20005900亩的按2.3元补助;家庭牧场在1900亩以下按4.8元补助。旱灾年份应当适当增加补助的金额。

  牧民已经固定在某一块草场上饲养牲畜,为此牧民必须依赖于自然降雨量来维持生计。降雨量增加,牧民生活就有保证,否则反之。因此,牧民饲养牲畜的成本是根据降雨量不同来衡量的。这样就须要测算出一个均衡成本,来评估牧民的生计。均衡生产成本的出现,能够很好地衡量牧民的生计,也就是高于均衡成本的牧民家庭生计就好,而低于均衡成本的牧民家庭生计就困难。在这里我们仅涉及生产成本问题的一小部分,因为这部分直接受到气候的影响。也就是说,由于降雨量的增多,草长势较好,所投入的资金量就会减少,劳动量可能增加或减少,导致价格不变的情况下,生产成本(价值)发生了变化。因此,可以说在气候变化的状况下,牧民的生产成本会有所变化,这是不以牧民的意志为转移的。不仅如此,还有社会成本,主要体现在应对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成本增加。主动应对气候变化(极端天气)所支付的成本,如购买大量抵御灾害的物品;被动应对气候变化造成的家庭损失所需要增加的成本,去求助政府、亲朋所付出的成本。这样,牧业生产成本就会不断地提高,牧民要想办法降低生产成本保证生存,就会与游牧文化发生冲突,就要改良一些牲畜,加快一年生羔羊出栏的速度。由于草场面积较小,饲养成本不断上升,一个牧民家庭饲养五畜(牛、马、骆驼、绵羊、山羊,为游牧文化特征之一)的现象已经逐渐消失。

  从 2000年以来,四子王旗实施了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工程截至2009年底,累计完成风沙源治理建设217.2万亩。其中,完成人工造林34.8万亩,飞播造林17.5万亩,封山育林53万亩,退耕地还林56.7万亩,荒山荒地造林55.2万亩,占全部任务量的100%〔1〕。虽然对草原进行了治理,但仍需要自然降雨的补充。据四子王旗气象资料显示,200968月上旬,全旗总降水量仅为60.1mm,比历年同期减少1.3倍。春季持续99d、夏季连续56d、秋季连续64d无有效降水。由于降雨不足,严重影响了风沙源治理林和草场的正常生长。

  而近两年由于气候温度有所提高,促使2011年降雨量增加,许多旗县牧草生长旺盛。201110月〔2〕,锡盟打储天然草82418万公斤,已收储青贮42285万公斤。据阿尔善镇,领导介绍,同在锡林浩特市阿尔善镇典型草原打草场一亩地打三捆草,一捆约50公斤(也有7080斤的),打草每捆草的成本需要5元左右,买草每捆需要1112元(送到牧户居住地)。同是阿尔善镇,2011年南部雨量就比2010年好,北部就不如2010年,草的质量也不如2010年。阿镇的辉腾锡勒草甸草原最多能打草200公斤。阿尔善镇草场载畜量为每27亩饲养一只羊。2011年,禁牧区50亩一个羊单位,不禁牧区30亩一个羊单位。锡林浩特市各类型草地生产指标的状况如表321所示。

  

  从以上各种类型草场的产草量看,产草数量截然不同。降雨量较好的草甸和典型草原区域,产草量就高,否则反之。降雨量较少的区域,草原的植被和物种会发生变化,由于草原的物种变化导致牧民将受到直接的损失,同样也会影响饲养的成本提高,半干旱和荒漠化草原也是同样。因此,当年的产草量要根据年降雨量来确定。

  4.1.2 极端气候沙尘暴、雪灾、蝗虫等灾害对草场的影响

  极端天气是危害草原的第一杀手。极端天气是指气候变化出现了异常的状态,也就是说,是不易发生的气候变化事件。可是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极端天气现象的出现频率呈现增多的趋势。20125月份从内蒙古气象局获悉,内蒙古气象灾害多发,已造成2人死亡和农牧业生产损失。专家表示,内蒙古2012年极端天气集中出现的时间较往年偏早。如,内蒙古中东部大部分地区持续低温,最低气温不断被刷新。其中,呼伦贝尔林区、牧区多次出现“极寒”、“冰雾”天气,使得呼伦贝尔市成为全国最冷地区;鄂尔多斯市杭锦旗2012718日降水量超过阈值,出现极端降水事件。这些极端天气的出现对草原都会造成严重的破坏,也直接影响着草场的正常生长。

  (1)沙尘暴。

  沙尘暴大体可归纳为4种形式:沙埋、风蚀、大风袭击和污染大气环境。沙埋:沙尘暴以排山倒海的势头向前移动,下层的沙粒在狂风驱动下滚滚向前。遇到障碍物或风力减弱时,沙粒落下来,就会埋压在草原、农田、村庄、工矿、铁路、公路、水源等物体上还会压在牲畜身上等。这种危害一般出现在有风沙入侵绿洲和戈壁滩的地段,也可出现在沙漠、片状沙地相连接的狭长地带。强大的风力对地表物质吹蚀,就像是用刀子刮东西似的。风蚀土壤不仅仅把土壤里的细腻的粘土矿物和宝贵的有机物质刮跑了,而且还把带来的细沙堆积在土壤表层,使原来比较肥沃的土壤变贫瘠。由于风沙作用,整个天空散发的尘土达2200t/km2。这些尘埃中含有许多有毒矿物质,对人体、牲畜、农作物、林木等产生危害,并可引起人们的眼病和呼吸道感染等疾病。沙尘暴是一种灾害性天气,强沙尘暴更可以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1〕例如,2011511日,锡林郭勒盟从早晨开始出现沙尘天气。锡林浩特地区一片昏黄,大风卷起地面的沙粒和黄土,拍打在草原刚出生的小草身上,还弥漫着干燥呛人的沙尘气体,气温骤降,对人和牲畜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也对牧草返青的长势带来不利影响。

  (2)雪灾。

  雪灾亦称白灾,是因大量降雪造成大范围积雪成灾的现象。雪灾除阻塞交通,危害通信、输电设施外,主要对牧区产生严重危害,造成大量牲畜死亡,牧民会因疾病、断炊等发生严重的生活困难。雪灾是由积雪引起的灾害。根据积雪稳定程度,将我国积雪分为5种类型。一是永久积雪:在雪平衡线以上降雪积累量大于当年消融量,积雪终年不化。二是稳定积雪(连续积雪):空间分布和积雪时间(60d以上)都比较连续的季节性积雪;三是不稳定积雪(不续积雪):虽然每年都有降雪,而且气温较低,但在空间上积雪不连续,多呈斑状分布,在时间上积雪日数为1060d,且时断时续;四是瞬间积雪:主要发生在华南、西南地区,这些地区平均气温较高,但在季风特别强盛的年份,因寒潮或强冷空气侵袭,发生大范围降雪,但很快消融,使地表出现短时(一般不超过10d)积雪;五是无积雪:除个别海拔高的山岭外,多年无降雪。雪灾主要发生在稳定积雪地区和不稳定积雪山区,偶尔出现在瞬时积雪地区。根据我国雪灾的形成条件、分布范围和表现形式,将雪灾分为3种类型:雪崩、风吹雪(风雪流)灾害和牧区雪灾〔2〕。20101120日以来,锡盟东乌珠穆沁旗乌拉盖管理区8次降雪,局部地区道路由积雪阻塞。灾情已经涉及7个苏木镇,其中25个嘎查村灾情较严重,12000余人、2700余万亩草场受灾〔3〕。2011430日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出现白毛风,瞬间风力达到7级以上。大风吹落细细的雪花,能见度不足100m,气温骤降6℃以上。据牧民说,此状况对牧场返青既有利又有弊,有利的是,白毛雪被刮到低洼地存留下来,对草场熵情有帮助,但对于迎风坡地的草场就不利了,草场刚出小苗,小草被风沙刮得露出根系,对草生长很不利,也会造成迎风坡地草场更加干燥,也就是说,对那些有迎风牧场的牧民无形中减少了植被覆盖率,只能通过购置饲料等办法来解决草料短缺的问题,增加了饲养成本。这些因素的出现迫使牧民不得不减少牲畜,避免和减少饲养成本压力,这都是气候变化惹的祸。

  (3)蝗虫灾害。

  明代徐光启说:地有高卑,雨泽有偏被,水旱为灾,尚多幸免之处。惟旱极而蝗,数千里间草木皆尽,或牛马毛幡帜皆尽,其害尤惨,过于水旱也〔4〕。中国古代就对蝗虫之厉害给予了描述,“东亚飞蝗为旱虫,性喜高温、干燥,天旱则易成灾,飞蝗成灾则必然天旱,蝗灾总是和旱灾伴生。蝗虫孳生多在洼地水边,因此水灾之后继以旱灾,蝗灾最易于发生。〔5〕”现在草原上蝗虫灾害为仅次于旱灾的自然灾害。例如:200971日受气温不断升高、降雨少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蝗虫灾害大面积发生。草原蝗虫发生面积为1100万亩,严重危害为300万亩,最高虫口密度310头/平方米,平均78头/平方米。712日,四子王旗查干补力格苏木的贺希格达赖说:“我家9000多亩的牧场,如今被蝗虫弄得稀稀拉拉,青一块,黄一块,让人看了很是痛心。5月底就发现草原上的蝗虫很多了,有些地方还密密麻麻一片。晚上屋里开着灯,虫子把窗户的玻璃撞得‘噗噗’直响。现在正是牲畜追膘的时候,草被虫子啃坏了,到了秋天,牲畜肯定要减产。到时候,过冬用的草料也没了,还得到外面买。”〔1

  4.2 气候变化对牲畜的影响

  4.2.1 牧民饲养牲畜品种的变化

  由于草原饲养环境的变化,牧民饲养牲畜的品种也在变化。在20世纪50年代饲养五畜是牧民自给和应对自然条件变化最好的饲养方式。五畜的饲养习性各不相同,在抵御自然灾害的方法也各有所长。由于山羊和骆驼具有较强的采食能力,在沙漠、荒漠草原也可以找到可以充饥的饲草,所以在沙漠、荒漠草原以饲养骆驼、山羊为主,以马、绵羊、牛为辅;牛、马、绵羊对饲草要求较高,草甸草场是以绵羊、牛、马为主,以山羊、骆驼为辅的饲养牧场。既然如此,牧民只能在属于自己承包的草场上放牧,也就是只能饲养适合在这块草原上生长的牲畜。至于这块草场上是干旱、灾害、水草茂盛,只能凭天由命了。

  据调查,锡盟锡林浩特市、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气候微小的变暖没有影响牲畜正常生理状况。牧民说气候因子是影响乌珠穆沁羊产出的一个重要因子,4月、10月气温较低,乌珠穆沁羊需付出额外的能量才能维持正常的生理活动〔2〕。也就是说,牲畜是不喜欢寒冷的天气,温度下降牲畜自身的热能就要不断增加,此时必须进补更多的饲料,才能保证热能的供给。因此,草原气候变暖对牲畜是有一定好处的。“温度对羊的繁殖也有影响,但其作用与光照比较是次要的。据Dutt试验,将母羊分成两组,试验组从从5月底至10月份这段时间关在凉爽的羊舍内,而对照组为一般条件下饲养,结果试验组羊的繁殖季节约提前8周。相反,在繁殖季节前1个月,将母羊长时间保持在32℃下,大多数母羊都推迟了繁殖季节。由此可见,凉攀的气温可使母羊的繁殖季节提前,而高温则会使之推后。”〔3〕调查中,牧民说气候微小变暖的状况,不能影响羊或牛的发情期,尤其是这些年基础设施建设得较好,羊或牛幼子成活率很高。截至20112月底,锡林浩特市共接冬羔18.4万只。由于饲草料储备充分,接冬羔准备工作到位,冬羔成活率达99.9%。〔4〕通过对锡盟锡林浩特市、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的牧民调查显示:这些年气候没有达到像专家说的那么热,因此气候微小的变热没有对羊或牛的繁殖(发情)有影响,羊和牛还是在正常时间开始发情。有的时候四子王旗的羊还提前十几天发情。

  4.2.2 牲畜体质的变化

  在牲畜体质方面,有专家认为气候在冬春季变暖对牲畜体质是有利, “由于冬、春季气温升高,降雪减少,牧区雪灾趋于减少,牲畜死损率呈明显下降趋势。”〔5〕本地牲畜的体质在抵御自然灾害方面高于改良牲畜,但改良牲畜生长速度比本地羊要快,可是成本高,主要需要耐寒棚圈和精饲料喂养。对牲畜改良的认识,牧民认为,改良牲畜抵御自然灾害的风险较大,比如,黑花白奶牛在寒冷的冬天容易被冻伤。牧民现在基本定居,定居的房子周围建有与牧业生产有关的基础设施。棚圈大约都在2002以上;有的家庭配有打草机、拖拉机、运输汽车;有的家庭专门建有储草棚;在固定房屋旁都有一到二个蒙古包,主要用于储存物品,也有用于接待客人的蒙古包;现在嘎查的道路基本都为柏油路或沙石路,牧户定居点都通有较好的沙石路或草原路,交通条件有了较大的改善。不仅牧民的基础设施建设有了改善,气候变暖减少了春天的雪灾,对接羔保畜很有利,减少了牲畜的损失。

  4.2.3 气候变化对牲畜改良有一定的影响

  由于改良牲畜要在一定的时间段内进行适应,在四子王旗主要利用的母本为戈壁羊和小尾寒羊,父本为粗毛型黑头杜泊肉用公羊,进行杂交。杂交羔羊初生重为5.3kg,最大可达7.2kg;,3月龄肉杂羔羊平均体重可达32.5kg,比当地羔羊只均增重15.20kg。〔1〕养殖成本〔2〕要比本地羊低,出栏时间要比本地羊快。改良牲畜适应于天气暖和又潮湿的天气,一旦冬天很冷或夏天太干燥时就不适应,有的时候冬天太冷就站不起来,尤其是改良牛。2009年阿尔善宝力格苏木冬天特别冷,有40多头西门塔尔牛冻死,本地牛生活正常。但是改良羊经过二三代的繁殖后,其适应能力也会逐渐与本地羊相媲美。在对70户牧民调查中,有68.6%还是认为本地品种较适应气候变化。2011年四子王旗杂交羔羊生产规模达到7.5万只,肉羊杂交改良规模达到13.2万只,杂交羔羊只均纯增收150元以上,最高达到300多元,杂交肉羊生产示范户均增收达到3.5万元以上〔3〕。这种羊适应性极强,采食性广、不挑食,能够很好地利用低品质牧草,在干旱或半热带地区生长健壮,抗病力强,但前期配种的费用较高(一岁龄以上杜泊绵羊种公羊为350010000元价格不等。〔4〕配一只杜蒙羊需要35元)。从经济效益看,改良牲畜对草原畜牧业有贡献,同时为草畜平衡增加了可行的砝码。牲畜改良虽然有一定的经济效益,但在抵御自然灾害方面牧民还是希望饲养本地牲畜。例如,牧民说有时候由于不注意,饲养的黑花白奶牛在遇到寒冷天气时容易冻坏奶头。另外,改良羊成熟生长快、出栏早,可牧民说杜蒙羊的肉质不如本地羊有嚼头。从实际经验来说,牧民认为本地羊应对气候变化是强者,但杂交杜蒙羊其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也不次于本地羊。也就是说改良牲畜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仍然具有其自身的优势。改良牲畜的目的可以分成几个目标:一是为了经济效益(杜蒙羊);二是应对自然环境的变化(本地优质品种);三是服从制度的安排(购买黑白花奶牛)。随着草原自然环境的变化,为了确保牧民的生计,牲畜的品种正在变化,有些牲畜品种已经不适应游牧的生活,习惯在牧民呵护下圈养。

  •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主办
  • 蒙ICP备05000248号
  • 技术支持:内蒙古凌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